關於部落格
暫時擱淺, 等待下一次的航行
  • 182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時光的灰燼




黃藥師:不久前,我遇上一個人,送給我一罈酒,她說那叫"醉生夢死",喝了之後,可以叫你忘掉以做過的任何事。我很奇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酒。她說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如果什麼都可以忘掉,以後的每一天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那你說這有多開心。這罈酒本來打算送給你的,看起來,我們要分來喝了。


歐陽峰(獨白):對於太古怪的東西,我向來很難接受,所以這壇"醉生夢死"我一直沒有喝。可能這酒真的有效,從那天晚上開始,黃藥師開始忘記了很多事情。


黃藥師:能不能請你喝碗酒?
盲劍客:我今天只想喝水。
黃藥師:我以前好像見過你?
盲劍客:何止見過,你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現在已經不是啦。你來這兒幹什麼?
黃藥師:前不久,我遇到一個人,她送給我一罈酒,她說叫「醉生夢死」,喝了之後,不管以前幹過什麼也會全忘了。我很奇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酒,我喝了之後發覺真的很有效,不知你有沒有興趣試試?
盲劍客:你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分別嗎?酒,越喝越暖,水會越喝越寒。
黃藥師:我們還會再見嗎?
盲劍客:不會!


盲劍客(獨白):我曾經發過誓,如果再讓我碰到這個人,我一定會殺了他。但是我沒有這樣做, 因為我見他的時候,眼睛已經看不見東西了。


歐陽峰(獨白):一個人的記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為你可能忘記你的仇人。那天,黃藥師差點死在一個人手上。


慕容嫣:你今天見過我哥哥?
歐陽峰:他告訴你了。
慕容嫣:為什麼還不動手。
歐陽峰:我怕收不到錢。殺你哥哥並不難,因為他有弱點。你知道是什麼嗎?就是你。我告訴他要殺他的人是你,就是想看一下他的反應。既然他反對你和黃藥師,可能是他喜歡你,如果是的話,喜歡你到什麼程度?
慕容嫣:他要我一生一世跟他在一起。
歐陽峰:那他真的喜歡你。
慕容嫣:可惜我不喜歡他,我喜歡的人是黃藥師。
歐陽峰:那他豈不是很傷心?
慕容嫣:讓他傷心去吧!既然我這麼不開心,為什麼不找一個人陪我。我就是要他嘗嘗得不到一個人的滋味。
歐陽峰:你很殘忍。你不怕他死嗎?
慕容嫣:我就是想他死!哈......為什麼你會跟我說這些話!
歐陽峰:你哥哥問我的那一個問題,我想了很久,終於想到了:你要一個人死,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殺掉他最喜歡的人。但是我不可以這樣做,如果我殺了你,我找誰要錢呢?對不對?


歐陽峰(獨白):一個人受到挫折,或多或少會找個借口掩飾自己。其實慕容燕、慕容嫣,只不過是同一個人的兩個身份,在這兩個身份後面,躲藏著一個受了傷的人。


歐陽峰:你喝醉了,慕容兄。
慕容嫣:慕容兄?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慕容兄,我是堂堂大燕國的公主,慕容家的小姐,我的名字叫慕容嫣,你究竟是什麼人?
歐陽峰:你不認識我了嗎?
慕容嫣:你曾經說過要娶我為妻,我又怎會不認得呢?
歐陽峰:我有說過這樣的話嗎?
慕容嫣:當日你作客姑蘇,我跟你在桃花樹下喝酒,你借醉撫摸我的臉,你說,如果我有個妹妹,你一定娶她為妻。你明知我是女兒之身,為什麼要這樣做。
歐陽峰:喝醉之後說的話你怎可以認真呢?
慕容嫣:因為你的一句話,我一直等到現在。我曾經叫你帶我走,但是你沒這麼做,你說你不能同時喜歡上兩個人。你愛的那女人是慕容嫣,那你為什麼現在又喜歡上另外的女人。你知不知道嗎,我曾經找過那個女人,因為有人說你最喜歡的女人是她,我本來想殺了她,後來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不想證明她就是。我曾經問過自己,你最喜歡的女人是不是我,現在我已經不想再知道啦。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起,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心裡有多麼不願意,也不要告訴我你最喜歡的人不是我。嗚嗚嗚......


歐陽峰(獨白):那一夜過得特別長,因為我好像同時在跟兩個人在說話。後來,我再也分不清她是慕容燕,還是慕容嫣。


歐陽峰:慕容燕?慕容嫣?
慕容嫣:告訴我,你最喜歡的女人是哪一位?
歐陽峰:就是你啦。


歐陽峰(獨白):以前也有人這樣問過我,但是我沒有回答,換了是黃藥師的身份,我覺得這幾個字其實並不是很難說出口。
歐陽峰(獨白):那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又感覺到有人摸我。
歐陽峰(獨白):我知道她想摸的人不是我,她只不過當我是另外一個人,我有何嘗不是呢?她的手很暖,就跟我大嫂的手一樣。


歐陽峰:你為什麼老看著那個女人?
盲劍客:因為她使我想起另一個人。
歐陽峰:你老婆?
歐陽峰:既然這麼想她,又何必四處飄泊呢?
盲劍客:她愛上了我最好的朋友。
盲劍客:馬賊什麼時候到?
歐陽峰:大概是一兩天吧。
盲劍客:希望他們快點到,要是太遲回去的話,桃花都謝了。


盲劍客(獨白):我以前聽人說過如果刀快的話,血從傷口噴出來的時候像風聲一樣,很好聽,想不到第一次聽到的是我自己流出來的血。


洪七:你帶我來看死屍幹什麼?
歐陽峰:因為死屍會說話的。前兩天,他在這裡伏擊馬賊,以為可以消滅他們,誰知死的是他自己。取他性命的是這一刀,很明顯跟其它傷痕不同,是從右至左,他全身只有一個刀傷,也就是說其中有一個人只出了一刀,就了結他的性命,所以你對付這群馬賊,要留意一個人,一個用左手拿刀的人。
洪七:如果我死了,你不用帶人來看我,我不想做一條懂說話的死屍。


歐陽峰:洪七?他走了,我想他不會回來了,你到別的地方找他吧。
歐陽峰:你明白我說什麼嗎?


歐陽峰(獨白):別以為要欺騙一個女人是很容易的事,越是單純的女人越直接,她知道她丈夫根本沒有離開,因為洪七是不會拋下他的駱駝不理。


歐陽峰:為了一個雞蛋而失去了一隻手指,值得嗎?
洪七:不值得!但是我覺得痛快,這才是我自己。本來我應該沒事,但是我的刀沒以前快。我以前快是因為我直接,認為對就去做,從來不會想什麼代價。我以為我這一輩子都不會變,直到那個女孩來求我,我才發覺我完全變了,我竟然沒有答應她,因為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答應。那天,我很失望,我覺得我已經和你混在一起,變成一個人,沒有了自己。我不想跟你一樣,因為我知道歐陽峰絕對不會為一個雞蛋去冒險,這是我和你的分別。


歐陽鋒 (獨白) : 每個人都會經歷這個階段,看見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後面是什麼。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去山後面,你會發覺沒有什麼特別,回頭看會覺得這邊更好。


歐陽峰(獨白):我終於明白那個女人為什麼喜歡洪七,可能是因為他夠簡單。看著他們走的時候,我的心在妒忌,我曾經也有過這樣的機會,不知為什麼卻放棄了。


歐陽峰(獨白):也許因為太久沒看過桃花,第二年的春天,我去了那個人的家鄉,我覺得很奇怪,那裡根本沒有桃花。
歐陽峰(獨白):我在離開的時候才知道,這地方本來就沒有桃花,桃花只不過是一個女人的名字。
歐陽峰(獨白):聽到那個女人的哭聲,我突然間明白為什麼黃藥師每年都來探望我一次。


黃藥師(獨白):雖然我很喜歡她,但是我不想讓她知道,因為我明白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每次她凝望著那小孩子,我知道她心裡其實在想另一個人。我很妒忌歐陽峰,我很想知道被人喜歡的感覺是怎樣的,結果我傷害了很多人。


黃藥師:我一直以為你們會在一起,為什麼你不嫁給他?
大嫂 :他從沒說過他喜歡我。
黃藥師:有些話不一定要說出來。
大嫂 :我只希望他說一句話,他都不肯說,他太自信了,以為我一定會嫁給他,誰知道我嫁給了他哥哥。在我們結婚那天,他要我跟他走,我沒答應。為什麼要到失去的時候才去爭取?既然是這樣,我不會讓他得到。


黃藥師(獨白):如果感情是可以分勝負的話,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贏了,但我很清楚,從一開始我就輸了。
黃藥師(獨白):我是因為這個女人才喜歡桃花。每年桃花開的時候我都能看見她,我去探望歐陽峰,因為她想知道歐陽峰的消息,有了歐陽峰,我每年都可以找借口去看她一次。


大嫂 :你知不知道現在對我來說什麼最重要?
黃藥師:要是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你的兒子。
大嫂:我以前也這麼想,但是看著他一天天長大,我知道他早晚會離開我。索要我覺得什麼都無所謂啦。以前我認為那句話很重要,因為我覺得有些話說出來就是一生一世,現在想一想,說不說也沒有什麼分別,有些事會變的。我一直以為是我自己贏了,直到有一天看著鏡子,才知道自己輸了,在我最美好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人都不在我身邊。如果能重新開始那該多好啊!
大嫂 :其實你跟他這麼好,為什麼不告訴他我在這裡呢?
黃藥師:我答應過你,所以我一直沒有說。
大嫂 :你太老實了。


黃藥師(獨白):沒多久,她就病死了。臨死之前,她把一罈酒交給我,要我帶給那個人,她希望歐陽峰可以忘記她。
黃藥師(獨白):有人說一個人有煩惱是因為記性太好。那年開始,我忘記了很多事情,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我喜歡桃花。


歐陽峰(獨白):立春之後,很快就到了驚蟄,每年這個時候會有位朋友來看我,但是他今年沒有來,沒多久,我收到一封白駝山來的信,我大嫂在兩年前的秋天, 因為一場大病去世了.我知道黃藥師不會再來,可是我還繼續等,我在門外坐了兩天兩夜,看著天空在不斷的變化,我才發現,雖然我到這裡很久,卻從來沒有看清楚這片沙漠,以前看見山,就想知道山的後面是甚麼,我現在已經不想知道了,我是孤星入命的人,從小父母早死,只好跟著哥哥相依為命,從小我就懂得保護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絕別人,因為這個原因,我再也沒有回去,其實那邊也不錯,可惜巳經不能回頭,我的命書裡說過,夫妻宮太陽化忌,婚姻有實無名,想不到是真的。


歐陽峰(獨白):沒有事的時候,我會望向白駝山,我清楚記得曾經有一個女人在那邊等著我。其實"醉生夢死"只不過是她跟我開的一個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記的時候,你反而記得清楚。我曾經聽人說過,當你不能夠再擁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


王家衛的粉絲都喜歡舊版甚於新版,  也說馬友友的新版配樂不如陳勳奇.  大概因為我不是個把王氏作品背個滾瓜爛熟的忠實粉絲,  也無意再去搜尋94年原版來個新舊比一比.  我是為了張國榮才進這趟戲院,  <東邪西毒終極版>著實也讓我大呼值得.  離開中山堂之後, 走著走著進了唱片行, 發現架上剛好剩兩片原聲帶, 衝著馬友友, 衝著"首批內贈明信片組"的誘惑,  我跟同行友人一人拿了一片去結帳.  (還好是剩兩片,  萬一剩一片, 我們說不定會在唱片行打起來).



送上原聲帶最終曲 - 旗未動長版.





聽到音樂,  就再度想起片首破題的那句話.


佛典有云: 旗未動,  風也未動, 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