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暫時擱淺, 等待下一次的航行
  • 18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蠟筆小包終於現身



明明我就只是個外人, 到底是在瞎操心個什麼勁兒?  有可能是怕得罪小包的話, 將來法國古堡婚禮賓客名單沒有我的名字.  不過後來聽說某人的姑姑又是買新車又是粉刷家裡牆壁的, 可見這"有客自遠方來, 豈能不盛重乎"的症頭, 也不是只有我一人得.


只是, 計劃真是永遠趕不上變化, 雖然我早早把五月八號空下來給這小倆口. 但由於他們的行程滿到可以比美立委選舉趕場拜票那樣誇張, 所以我從想像中的陪三餐, 改成陪去貓空喝茶看夜景, 又變成陪喝東區下午茶, 最後最後成行的, 居然是西門町陪作指甲.  誰叫這兩位實在太搶手 : 他們上一個行程是參訪姑姑新裝修的豪宅, 兼聽姑姑分享走訪世界各地風土民情; 下一個行程則是此次回台重頭戲 - 家族動員鴻門宴, 最主要目的當然是要品頭論足替這個法國佬打分數, 所以我能在兩個行程之間搶到空檔見見Yvette與小包已經很不錯了.  


Yvette與小包相戀三年半, 就我記憶所及, 這個法國人的代號也換了三次.  最初我們用"法國徐志摩"來稱呼, 後來發現不是每個法國男人都浪漫, 這位學過三年中文的先生跟風花雪月更是風馬牛不相干, 看電影首選絕對是Michael Bay式的爆破多, 飛車多, 美女露波多,  講明了Paris Hilton性感又美麗 (不過我最近的確懷疑她根本一點都不笨,  只是策略性裝笨妹), 更不可能沒事來個花前月下十四行詩 .  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 我們聊到他時,就直接用本名Camille或卡密,  這段時間算是Yvette與男友的磨合期, 爭吵鬧意見少不了,  Yvette的家人也希望她早日回台安定下來 (意指找份穩定工作嫁個好人家),  每年到了年終時分總是充滿了不確定性,  不知道明年是不是還留在倫敦 ? 不知道兩個人還走不走得下去 ?   好幾次我看著msn上那些帶著灰色氣息的字句, 真的擔心他們兩個大概就快分手了.  約莫是從去年秋天開始吧, 這個法國人又換了個極具親和力的外號叫"小包",   ( 因為他的姓是B開頭, 當初學中文時, 老師就替他取姓包, 他也喜歡自稱小包).  Yvette開始在她家開了個 "小包與我"專區,  分享兩人相處的小故事,  從字裡行間流露的甜蜜, 對照之前的晦暗, 算是終於等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尤其今年以來,  先是Yvette前去巴黎拜見包家父母,  接著兩人敲定行程回台探親,  種種訊息都透露著這段戀曲已經到了可以開花結果的地步了!  


小包其人其事聽了三年多,  因為Yvette口中的各種小包五四三事蹟實在太活靈活現, 比方不時就誇口一下 : "騙女人是我的專業" , 又比方趣味橫生的法式中文, 這可以略見端倪 , 所以我很自然而然的把小包想成愛耍嘴皮子, 對上任何人都可以生冷不忌開玩笑, 見到本尊之後才發現, 若不是我錯得太離譜,  就是小包實在掩飾得太好了.   短短一個半小時的時間, 其實我跟小包沒有說上什麼話,  事實上我也聽不太懂他的法式英文及中文,  常常得靠Yvette翻譯,  讓我覺得整次會面有種荒謬的喜感, ( 中翻中, 英翻英, 不荒謬嗎?)  也讓我相信我當初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起初我們也只是隨意走走,  買了飲料去了星巴克稍微坐坐而已,  後來逛進了紋身藝術街, 經過一家Nail Bar, 問了價位及所需時間之後, 便決定把握有限機會, 讓Yvette做個手部保養兼上色.  說來我的觀察力還真不是普通差,  跟Yvette認識這麼多年來, 偶爾聽她提起咬指甲的習慣, 但我從來沒注意過她的手指是什麼模樣.  一直到這篇文章一出,  年初Yvette回台時, 我終於想到要求她秀一下玉手, 看著她那又破又短的指甲, 我還真想倒吸一口涼氣啊.  但是這次回來,  我注意到Yvette的指甲已經有了明顯的進步, 而且還上了豔紅的指甲油,  原來, 這是小包的傑作呢!  他還非常驕傲的問我這顏色上得好不好. 想起Yvette說這男生承諾會好好照顧她的指甲, 看來不是空嘴薄舌, 而是真有毅力的執行長期抗戰任務.   也因此, 進Nail bar作保養, 與其說是Yvette自己愛美心態發作,  我更相信其實這是小包的心願,  想看女朋友也擁有一雙美麗動人的手, 並且他也可以趁機學個幾招將來好派上用場.



(Yvette說不想真面目示人, 所以我就只拍背影照)






待在nail bar的四十分鐘裡,  小包很認真的觀摩整個護手過程, 就差沒開始寫起筆記, 而且不斷提出問題,  去皮, 磨光, 上色等細節他都一一詢問,   哇, 這個男生對做指甲還真的有研究呢.  我們是店裡唯一的客人,  三個美甲小姐也都親切健談,  所以倒真是一段愉快時光,  偶爾開開玩笑說Yvette之所以只剩無名指指甲保留得最完好, 是因為留著要戴婚戒 ; 偶爾聳恿小包秀幾句他會的中文髒話,  這時才真的看到蠟筆小包本色, 因為他真的會學蠟筆小新一樣來上幾句: 媽媽, 媽媽!!!      最後, 大家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教起小包更多罵人的台語,  比方說阿肥, 大塊呆等等,  直到Yvette求饒為止,  因為, 所有今天小包學到的新用語,  很可能將來就招呼在Yvette身上.


(成果出來囉,  富有夏天氣息的淺藍指甲油)





離開nail bar之後, 也差不多到了道別的時刻, 因為他們兩個還得趕回家換衣服準備出席家族晚宴,  我陪著他們走到捷運站等車,  經過短短一個半小時的相處, 觀察力很不好的我, 還是無法具體形容小包是個怎麼樣的人.  但是最後列車進站後, 小包揮手說再見的畫面讓我印象深刻,  能搉有這樣溫暖誠懇笑容的主人, 一定也是個好人吧.  


p.s. 這樣小包會不會偷笑他又騙到一個女人了呢?

 
當晚Yvette透過msn傳達小包的歉意, 很遺憾這次回來行程太趕, 不能多留一點時間給我, 這下子我還真是被這個蠟筆小包的週到給嚇著了.  其實仔細想想,  挺高興我們最後去了熱鬧的西門町走走逛逛, 而不是讓小包枯坐兩個小時喝下午茶陪女友跟姐妹淘敍舊.  之所以想見小包與Yvette一面. 無非是想看這小倆口是否幸福?  其實是我多想了, 情若不真, 小包怎會願意飛過大半個地球, 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 ? 愛若不深,  他又怎會捨棄悠閒的度假計劃, 取而代之的是陪著女友跑了一個又一個行程, 耐心地會見一群又一群他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 還要努力說中文取悅大家?  真正的愛不在於嘴上的甜言蜜語, 而從相處的小細節可以看出是否全心關懷對方.  當小包聞到臭豆腐味道露出痛苦不舒服的表情,  Yvette立刻拉他入懷像哄孩子一樣的安撫著他; 當我們走出美甲店,  小包低下頭細心審視Yvette每根美容過的手指頭, 然後像爸爸訓斥小孩一樣的叮嚀Yvette : 不要摳 (指甲).  我看到的是一對真心疼惜彼此的情人, 一段細心呵護的感情.


所以,  請小包不必抱歉, 因為我已經看見我想看的.  只是, 如果還有下次回台的話, 我們就約便所主題餐廳, 讓小包一償這次的遺憾吧. 



後記:
我問Yvette能不能從她的facebook拿一張小包的照片來貼?  她說歡迎自行取用,  條件是必須選一張帥的!   看來看去, 我決定選這一張 ↓
 


果然不愧是法國人, 看看那鼻子.!!


其實這不算小包此次台灣行最帥的照片,  他去參加鴻門宴時, 換上淺色襯衫的一系列照片最好看! 我選這張的原因是覺得很有愛 XD  小包盯著看的小朋友, 正是Yvette的小弟.   瞧瞧小包那溫柔慈愛的眼神!  只不過我很好奇小弟那時在幹嘛?  表演捷運體操嗎?
 



 
側面看不過癮, 再來一張正面照!


這是小包與Yvette的無敵可愛乾女兒露芙,  我覺得小包以後會是個好爸爸!  你瞧露芙是多麼信賴的依偎在他身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