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暫時擱淺, 等待下一次的航行
  • 182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呆安娜熱血翻譯 - 〈自由大道〉Milk 兩大帥哥雜誌訪談


--

訪談重點:

法蘭柯愛 Gus Van Sant
法蘭柯愛〈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
法蘭柯做功課很認真
法蘭柯和帥哥編劇都愛潘叔
法蘭柯工作狂(唸書狂?《attitude》雜誌也說他是書蟲,很帥的書蟲)
法蘭柯覺得 Emile Hirsch 和自己一樣千方百計想討 Gus 歡心(← 亂講)
法蘭柯愛爆料
帥哥編劇不覺得自己帥到可以上雜誌封面


--


〈前言〉
蜘蛛人的好碰友詹姆士法蘭柯在〈自由大道〉裡把西恩潘的心給偷走了,這部葛斯凡桑之作是本年度(註:2008)最受期待的電影之一,遭刺的加州政治人物哈維米克的傳記片;成於米克遇刺三十年後,主角西恩潘,詹姆士法蘭柯則飾演他的長久伴侶,史考特史密斯



米克在 1977 年當選舊金山市議員,《時代雜誌》稱其為「史上第一個出櫃的民選政治人物」,一年後他和市長喬治莫斯卡尼在市政廳裡遇害,兇手是那個星期稍早已經辭職的恐同市議員丹懷特,他宣稱是垃圾食物影響了他的行為,被稱為「甜點抗辯」。懷特被以過失殺人罪求刑七年,只關了五年。

(註:有一說是「甜點抗辯」乃為媒體誤傳,懷特方面律師的原意是,懷特在犯案前狂吃甜食的舉動,可證明他精神失常,不過媒體報導方向多為「懷特的律師說他吃太多甜點才會抓狂」,所以這段抗辯廣遭訐譙。不論如何,懷特並非在精神不正常的情形下 *潛入*市政廳 *分別* 殺死兩人。他坐了五年牢,又過了兩年之後,在舊金山自殺身亡)


史密斯在米克仕途崛起時是他安定的力量,法蘭柯在電影中也美妙地支持著西恩潘使人崇敬的演出。Out 雜誌刊載他和身兼〈自由大道〉編劇及執行製片的達斯汀藍斯布萊克的問答,談談有關〈自由大道〉的拍攝。


--


帥哥編劇達斯汀藍斯布萊克(以下簡稱帥):我不知道是你還是 Gus,跟我說〈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啟發了你想演戲。


小綠魔 James Franco(以下簡稱詹):應該是我,如果是 Gus 說的,我會很感動他知道這件事。


帥:你怎麼會想拍〈自由大道〉,和 Gus 合作?


詹:先讓我講〈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甚至在做演員之前我就狂看這部電影。因為某些緣故這部電影正中我心。我知道它在同志電影史上的地位重要得不得了,但我並不是個等著出櫃的青少年,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 ──


帥:它不只是在同志電影史上重要 ──


詹:不 ──


帥:它有同志元素但是打開同志以外的市場,對吧?


詹:沒錯,我知道一大堆異性戀很愛這部電影。我在〈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和〈追陽光的少年〉那時候就是 Gus 的大粉絲,麥特狄倫和鳳凰河在電影裡有點怪異,但是 Gus 把它弄得很合理。不過和〈追陽光的少年〉比起來,〈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 我想就是那些打動我的情懷讓我看了一遍又一遍。


帥:我也是,那是我看的第一部 Gus 電影,我整個愛上鳳凰河,而且這部電影讓我好驚喜,完全改變我對美國電影的看法,好美。
(註:不知道是電影美還是改變看法這件事美)
(我也整個愛上鳳凰河)


詹:對啊,我看了之後好崇拜鳳凰河,也想演無家可歸的同性戀!假如有人考慮找我的話。


帥:你以前見過 Gus 嗎?


詹:有,我們有個共同的朋友 Ben,我不知道他和 Gus 多要好,不過他們是朋友,他老是在講 Gus。〈大象〉拿坎城金棕櫚那年,我在弄一個小小的戲,跟人家一起寫的〈新猩人類〉,Ben 帶 Gus 去看,那就是我在弄那齣小小的戲時最記得的事:Gus Van Sant 有來看。
(註:你是這樣記年份的哦?「〈大象〉得坎城金棕櫚那年」?)


帥:Gus 有跟我講,他第一次提到找你演 Scott 的時候講的,說他看了部戲很不錯,還說「他劇本寫得不錯,我們讓他看看你的劇本如何?」我問是誰,他就說你的名字,還有那部〈新猩人類〉。


詹:我在舊金山的時候 Gus 再提起了〈新猩人類〉,只要他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呃,原文是說:「光是被他記得這點,做這齣小小的戲就有價值了。」)


帥:你怎麼和〈自由大道〉牽上線的?


詹:我聽說 Gus 要拍,所以就寫信給他,「Gus,我一陣子沒有聯絡你了,但是總之在這部電影裡,不管你叫我做什麼我都做 ── 我只想能參一腳」。然後他給我劇本,然後我讀了,然後很愛。


帥:你以前聽過哈維米克嗎?


詹:學校裡不會教他的事,在我聽說 Gus 要拍片之後,看了紀錄片〈哈維米克的時代〉,還去問我爸媽,因為他們去史丹佛和 Palo Alto 市,那個時候在那附近,知道事情的經過。那就存在於我成長的地方(註:法蘭柯是加州人,生於 1978 正是 Milk 被殺那年),可是這件事不像馬丁路德金恩一樣被拿來當教材。


帥:對,那時候沒有,不過現在有可能了。


詹:希望如此。這部電影喚醒人們的意識。


帥:那麼你一直想和 Gus 合作,你知道他導戲的風格嗎?有什麼意外的地方嗎?


詹:我可是他的大粉絲耶,我一有跟他講話的機會就纏著問他所有事,每部電影,我想他喜歡講他的電影。我有做研究哦,還有看他的小說《Pink》,他(在 DVD 裡)有評論〈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但是不知為何不是做成隨片講評,所以只有他和陶德海恩斯的聲音,你只能坐著聽他們討論一個半小時或兩小時。對我來說這真是不可思議,我纏著他知道了很多事。
(註:問題:有人知道 I’m Not There 為什麼要 special thank Gus 嗎??)


帥:一般來說,你只有在他不開心的時候才知道,他的微笑和苦笑都差不多。


詹:我沒有搞很多即興演出,不過覺得應該說點什麼,有幾次我就丟了些話出來,Gus 的感覺像是「不要再這樣了,好嗎?」XD 其他時間他應該很喜歡即興演出啦,一些動作或台詞什麼的。


帥:挑戰之一是史考特史密斯不在了,以我做一個編劇來說,(米克和史密斯的場景)很難寫,因為你真的是要自己創造。你做了什麼研究來演 70 年代的同性戀?


詹:有兩個部份,一是研究那個時代和地點,那時候在卡斯楚的同志是怎樣的。二是研究史考特本人,這個很難,我要大大感謝(Randy Shilts 的書)《卡斯楚街市長》,不過還是沒有多少他的故事,然後在(Rob Epstein 1984 年的紀錄片)〈哈維米克的時代〉,史考特大概出現五秒吧,和米克親吻,就這樣。所以我跟 Rob Epstein 和西恩潘吃了頓晚飯,問 Rob 有沒有別的關於史考特的材料沒有放進電影。有一個是在哈維死後兩或三年的史考特,真是絕佳材料。我聽到真人的故事總是有點懷疑,因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版本,我演〈詹姆士狄恩傳〉的時候,大家對於事情的真相都快吵起來了。


帥:真的很難。


詹:我試著跟(米克的夥伴)Danny Nicoletta 和 Cleve Jones,還有其他人談過,好盡量得到對他的種種看法。我想史考特是哈維最長久的關係 ── 他們一起從紐約搬到舊金山,一起在哈維早期的競選裡打拚,看起來他們的關係很深刻而且很關心對方。所以我想電影裡史考特的形象就是這樣,哈維非常有野心,有時候謀策瘋狂的計劃,而史考特都在那裡給予情感上的支持。


帥:你在準備這部電影時,演同性戀的關係和演異性戀的有什麼不一樣嗎?


詹:在準備的時候,有想過我和西恩去最後拍攝的那間公寓裡待個一兩晚,只是要 ──我不知道 ── 習慣彼此?可是最後因為行程問題沒這樣做。我看待這段關係跟其他任何關係一樣,在我和其他男女演員共事時,我都認為是和他們有所關係的,我會尋找那個人身上我喜歡的特質。在這部電影裡我的另一個偶像就是西恩,所以要崇拜他不是很難 ── 不管是崇拜還是什麼啦。


帥:你是說你愛上西恩嗎?


詹:基本上,我在 Fast Times 之前就愛上他了,他拍了個小東西叫 The Beaver Trilogy.


帥:我看過!真不敢相信你看過 ── 根本沒人看過。


詹:所以我在 The Beaver Trilogy 那時就愛上西恩了。(被女孩子的尖叫打斷:「我就跟你說是他!嗨詹姆士法蘭柯,恭喜你加入團隊 (program),你真棒!」)


詹:謝謝!^.<


帥:當詹姆士法蘭柯真辛苦。


詹:我在布魯克林大學有寫作課,他們是在恭喜我加入了團隊 (program),我在紐約大學修了 MFA(藝術碩士?)的寫作課,還有電影導演課。


帥:我的天呀,比我們拍〈自由大道〉時你修的課還多。


詹:對啊,我在拍〈自由大道〉時情形有點瘋狂,不知道為什麼能成功。有時候我早上要飛到洛杉磯上課,晚上還在舊金山拍夜戲,然後再從 UCLA 跑去機場,飛回去拍〈自由大道〉,不過管他的。


帥:你這個工作狂,你會搶走我的寫作飯碗。


詹:只要我繼續寫〈新猩人類〉那種劇本你就安啦。


帥:哦,我要知道你拍片的感覺,我們很多演員是直的。


詹:在我看來大家都很投入,西恩對於角色的外表和聲音一絲不苟得嚇到我了,他超專注的。然後我覺得艾米爾(賀許)── 他演年輕的 Cleve Jones,年輕的小混混的型 ──他可不是個害羞的傢伙,我覺得他很敢演。我不知道該不該講,不過我想和喬瑟夫克羅斯(嗶嗶)那段是艾米爾自己要求的。至於我嘛,我在 Gus 的電影裡了,我終於到達和〈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最接近的地步啦,我什麼都肯做。電影裡沒有拍出很多畫面,不過那段我脫光光泡在池子裡的戲,其他人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這有點不蘇湖,我感覺像是 YA 電影裡從浴缸冒出來的上空女郎似的。XD 反正,這是 Gus Van Sant,我什麼都
做,我就是很高興能參一腳。


帥:文化上來說,我覺得沒有人對於演同志畏畏縮縮是很有趣的事。


詹:呃,一點點啦。西恩和我在電影裡的第一個吻,卡斯楚街上有兩百個人在看,我有點緊張,那個吻很久。


帥:在卡斯楚街所有人面前吻了三分鐘沒有停工,卡斯楚所有人都跑出來看詹姆士法蘭柯和西恩潘親嘴。


詹:Armistead Maupin 都下來看了!XD(註:同志作家)所以那很奇怪,在那麼多人面前親女生都很奇怪。親完之後一切都好啦。然後西恩傳簡訊給他前妻瑪丹娜,說「我剛獻出和男人的初吻,不知為何想到妳」,娜姐回傳說:「恭喜唷。」


帥:你奪走西恩潘同志方面的第一次。


詹:對啊對啊。現在,等等,藍斯,換我想問題問你。


帥:問我?他們又不是來拍我放在 Out 封面的。


--


法蘭柯真的很愛 Gus Van Sant 和 My Own Private Idaho 和 River Phoenix, 我看了一大堆訪問都可以看到他一直在說。(Michael Pitt 快點跟他拚了!)


有關親潘叔的事,法蘭柯說他覺得一直講也很奇怪,這部電影這麼嚴肅正經,親男人也沒什麼特別稀奇的,但是不講又被人罵說他逃避親男人的話題,所以他被問到還是講了。


脫口秀畫面,主持人是 fucking Ben Affleck 那個





是說法蘭柯先生,有關你講的那個 … 我實在沒看到電影哪裡有你和潘叔都需要戴假雞雞的鏡頭,還有長達五頁的親熱戲在哪裡?在哪裡?整個劇本的親熱戲加起來也不到五頁!


--

帥哥編劇 Dustin Lance Black 又叫可愛編劇,而立之年就拿奧斯卡,而且長得很可愛,被粉絲稱為「有臉又有腦」,「第一次有奧斯卡電影可以拿編劇的美色做宣傳」。


http://moviecitynews.com/arrays/2009/milk_vogue_01.html
他沒有上 Out, 不過上了法文版 Men’s Vogue, 照片由 Gus Van Sant  掌鏡

  (放一張當代表, 點選進去有更多)

(但是發行〈自由大道〉(還有〈斷背山〉)的焦點影業要求 Men's Vogue 把照片撤掉, 同志網站 afterelton.com 認為這是「老好萊塢恐同症」的表現)
http://www.afterelton.com/blog/brianjuergens/why-did-focus-features-pull-photos-vogue-dustin-lance-black



不過由上述 Out 雜誌所刊訪談,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結論:
不要再說 Gus Van Sant 愛拍美少年了,是那些美少年跑來求他拍的。
(〈迷幻公園〉Paranoid Park 的美少年主角亦然,他是透過 MySpace 試鏡一路跑到坎城去的)


--

另一對有臉又有腦,當時也是而立之年的 Gus Van Sant 合作的奧斯卡編劇




好吧,你可以說他們不是美少年或者心靈捕手沒有那麼有腦,但是我覺得這張封面好可愛好可愛。(理性、和平、勿戰)這張則由名攝影師 Bruce Weber 掌鏡,我覺得他鏡頭下的人都可以大聲說「我經過
Bruce Weber 蓋章認定是個 yummy charming 的男子漢啦!」




附贈被丟在垃圾桶的克莉絲汀貝兒,不必擔心他餓死街頭,他後來跟著 Sibi 姊姊回家了




另一部 Gus Van Sant 電影裡的兩大帥哥,也是 Interview 封面。




James Franco 接受另一本同志雜誌 attitude 訪問時,記者提到「前幾年還要擔心演同志會傷害形象」這件事,法蘭柯說:「這些年來應該有改變了,不過 …… 我是說,我知道這年頭大家都在講〈斷背山〉,可是差不多二十年前鳳凰河就在演同性戀了。」


聽到這句話我簡直想緊緊擁抱他,就算現在他穿著睡褲帶著大麻到處跑也一樣。


差不多二十年前 Keanu Reeves 就說過了,
「傷害形象?我是政客嗎?林北是個演員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