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暫時擱淺, 等待下一次的航行
  • 182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呆安娜觀影碎碎念 - 自由大道



我從大約剩下五十天左右開始倒數,越數越焦急,數到昨天上映日,大概剩下四五個鐘頭的時候開始心跳加速,我只等了大概兩年就這樣,真不知道等了十四五年的人怎麼辦。有次在「原子映象」攤位前誤以為可能看到了〈九降風〉導演林書宇,那一瞬間我也緊張起來,因為我好想跟他說,謝謝你做了那個電話訪問,謝謝你告訴 Gus 說台灣有很多他的粉絲。
(註:
http://blog.sina.com.tw/atom/article.php?pbgid=17143&entryid=574906


你去看〈自由大道〉了嗎?


如果擔心和 Gus Van Sant 調性不合,請你放心地進戲院吧,〈自由大道〉和 Gus 前作〈大象〉Elephant、〈痞子逛沙漠〉Gerry、〈超脫末日〉Last Days、〈迷幻公園〉Paranoid Park 相比,一點都不蒼涼迷離。(若能看過這四片,我想你和 Gus 也沒有那麼不合)不過如果你喜歡蒼涼迷離,也不必擔心〈自由大道〉會不會過份勵志美好、通俗甜膩,他是 Gus Van Sant。


(事實上,即使是比較被批評勵志美好、通俗甜膩的〈心靈捕手〉Good Will Hunting、〈心靈訪客〉Finding Forrester,我也覺得並沒那麼嚴重)


--


正文開始,以下有雷,多所花痴,有誤請用力鞭。










--


朋友提醒我多準備一點面紙進場,因為我看〈超脫末日〉和〈迷幻公園〉竟然哭慘。我還沒有告訴她:為了珍惜紙資源,我準備了棉布手帕。我做了打算會從頭到尾哭滿兩個小時,結果災情比預料的輕微,在情節感人之餘,我流淚只因想到這個溫暖美好的人,由於仇恨的緣故,連五十歲都沒有活到。我剛才打開這個之前因為還沒看電影不敢細看的部落格,想再聽一次我在〈對面的酷男看過來〉Here's Looking At You, Boy 裡聽過,當時就聽到哭的,Harvey Milk 本人預錄的遺言,眼淚又開始一直一直掉下來。
http://vincentdear.pixnet.net/blog/post/25866695


Harvey Milk 早就預言自己會被刺殺,他不是危言聳聽,不是炒作搏版面,這捲遺言錄音帶「要到他死後才能公開」,他確信自己活不過五十歲,會被刺殺,本片編劇 Dustin Lance Black 說,「也許不一定是 Dan White,但就是那類的人,那時候這國家對於同志平權運動,對於同志,有那麼多恐懼」。


不過在我看來,至少電影裡是這樣表達的:Dan White,他是無知需要再教育,但也並非完全出於恐同症才刺殺 Harvey Milk;從前我總以為他是出於仇恨同性戀而殺死 Harvey Milk,拖了倒楣的舊金山市長下水,結果電影給我的感覺並不是這樣。


我認為 Josh Brolin 很衰,去年〈險路勿近〉No Country For Old Men 全面遭到妹妹頭殺手 overshadow,今年又硬碰糾可,雖然他代表〈自由大道〉參選本年度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我反而深切希望他絕對不要拿到,否則也會被訐譙五年最後回到舊金山自殺的。


(我非常喜歡〈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絕對讚賞 Heath Ledger 的表演,只是都有人連署要求 Joker 不准給別人演了,請理解我說這話有所緣由)


不過這並不妨礙我欣賞 Josh Brolin 的演出:一個完全不討喜的古板議員,恐同的基督教或愛爾蘭天主教徒,Emile Hirsch,我想只有你覺得他可愛吧。但 Josh Brolin 在此的表現會讓你甚至有些同情,他有些緊張地微笑邀請 Milk 參加兒子受洗禮(結果議員同事全都缺席,只有 Milk 到場),說 faggot 的次數也沒比別人多,喝醉了跑去找 Milk,不甘願地仍認為自己只是搏版面輸人。他不全是患有恐同症的劊子手,更多是無法接受職場失意的可悲男人,我想現實生活的 Dan White 也終究是有良心的,否則幹嘛自殺?算一算那時候他兒子才幾歲,他也是受不了了。相較之下,那些力挺他「幹掉相公議員」的傢伙更加使人心寒。


--


Gus Van Sant 沒有將 Dan White / 非同性戀者妖魔化,他從來不是這種導演,聞天祥老師曾說,即使是以 Gus Van Sant 作品來說算很「甜俗可人」的〈心靈捕手〉,Gus 也「不輕易地將角色定型化,而容許他們有更為複雜的道德空間」,「不讓抑鬱的男主角化身成飽受剝削的可憐兒,而傾向那股莽撞的生命力,因為它更可以掩飾真正的脆弱」。


同樣的,Gus 沒有要把他電影裡的 Harvey Milk 以完美形象再現,Sean Penn 在此給我更多的感覺是可愛而不是帥或性感,前段留個長鬈髮大鬍子,有一點娘,起先不敢出櫃,兩任男友都勾得快狠準而似乎有點點隨便,還會耍政客手段。在那麼多熟識主角生平的親朋好友盯場之下,Gus Van Sant 只是要述說 Harvey Milk 生命末段的故事,他要觀眾真正感受到 Harvey Milk 的好,為這樣一個人死於非命感到難受,不經過加油添醋的浪漫包裝。(不過我要提一下大麻的事:七○年代的舊金山,其時嬉皮文化並未死絕,呼麻也許「只」是趕流行的一種)


我最早知道的一篇聞天祥老師對於 Gus 作品,我愛到不行的〈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My Own Private Idaho 的評論是這樣說的:「它至少打破以往不是歧視剝削,就是浪漫耽美的同性戀電影法則。瑞佛菲尼克斯、基努李維是好萊塢明星,在片中都是紮實的演員,淪落凡塵演繹心戀心碎,卻不會誤導為異性觀眾的偶像沈迷」,Gus Van Sant 不要你相信經過修改的美妙同志人生,異性戀者有的,同性戀者也有,不論是好是壞。我們沒有要求被另眼相待,比如殺人放火可以無罪開釋之類的,只是在批評非異性戀者的時候,請想一想如果這件事發生在非同性戀者身上時,你會不會有相同的評斷。


順道一提:我沒有要攻擊宗教,不過你知道嗎?曾有基督教或天主教的基本教義派 ──我覺得任何基本教義派都是瘋子 ── 在 Heath Ledger 過世後示威遊行要他下地獄,因為他演了〈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 的同性戀牛仔。

--


電影裡有個男孩子,父母要把他送去「治療」同志傾向,因為得到 Harvey Milk 的「希望」決定不自殺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有這樣一個坐著輪椅、哀哀無告的男孩從明尼蘇達一路逃到洛杉磯,不過這件事是真正發生過的:本片編劇,看起來像高中生的 Dustin Lance Black 就曾經因為同志傾向痛苦得想自殺,是 Harvey Milk 的演講救了他一命。他告訴他,他沒有病,沒有問題,他不必因為和別人不同而受到的折磨選擇毀滅自己。(至於是怎樣的治療,看過〈絲絨金礦〉Velvet Goldmine 和〈遇見好男孩〉Latter Days 的觀眾心裡大概有點底吧)


(說到 Dustin Lance Black,他和 Gus Van Sant 都有在電影裡露臉,我看見時不禁笑了出來。James Franco 的弟弟也有出現,但是我沒看見在哪裡:那個鏡頭太多人了。然後,下一次我要特別注意 Scott Green 躲在哪裡)


我不敢說是百分之百,但是我相信〈自由大道〉裡的故事都是真的,許多畫面也是真的,那些警察打人,硬把人扯上警車,那個原先是流行歌手,後來做了賣桔子水的老闆娘的Anita Bryant 說要消滅同性戀的畫面都是真的。最後拿蠟燭的畫面也是真的,那黑暗中在街道上的點點光芒出自一顆顆真心,不是動員來的臨時演員。(本片動員的許多臨時演員,尤其在 Castro 街區的部份,倒是願意不拿薪水)


--


上述聞天祥老師的評論還有後續:「導演有意改變『性』的扮演方法,所有的做愛戲都簡化成不同的停格畫面,以姿態代替動作,也避免了煽情的嫌疑。」Gus Van Sant 可以找個迷死人的英俊大叔,讓他和 James Franco 翻雲覆雨(反正後者放話為了 Gus 什麼都肯做),把看對眼的過程糾纏到破表,可是 Gus 就是沒有,他只要 Sean Penn 和James Franco 接點小吻、吃吃蛋糕、甜甜地互看幾眼,然而即使僅此而已,就像〈心靈捕手〉Robin Williams 說的那十三次 "not your fault",現在我想到 Sean Penn 把蛋糕砸在 James Franco 身上之後笑著滿屋子跑給他追的鏡頭,還是心疼得直直落淚,糟糕的是,我現在沒有帶手帕。


(說到這件事,在台灣而言,Diego Luna 和 Emile Hirsch 滿衰小的,有人提過他們倆也有親男人嗎?)


字幕我基本滿意,預告把 Dan White 的部份譯得太兇狠,什麼「那些變態和娘胚動不了我」,戲裡主要講這些話的人並不是他;不過我還是不喜歡「『妳』們都怕女人不成」,以及那句「我來『解放』你們(recruit you)」。

--


片場不知怎麼地傳出靈異事件,有些人聲稱在拍攝期間看見一個之後消失的男子坐在沙發上,他們認為那是 Harvey Milk 的鬼魂。若真如此,我衷心希望他喜歡這部電影。謝謝你 Harvey.


謝謝這部電影的所有演職人員和協力人士。
謝謝 Sean Penn,這是我看過你最最最可愛的演出。
謝謝 James Franco,同是 Gus fan,我他媽的愛你,老兄。
                                (註:〈菠蘿快遞〉Pineapple Express)


謝謝你 Gus.
我以前一直愛著你,將來也永遠愛你。
(註:《彩蝶之翼》The Butterfly’s Wings, 開心陽光)


--


以下祭品。

〈自由大道〉在奧斯卡若能斬獲大獎 ── 眼前看來很困難 ── 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得一項我一個月不訐譙我老闆,得兩項兩個月,再加一個最佳男主角,我三個月都修口德。(請見諒,景氣雖壞,我還是沒辦法不訐譙老闆)


請不要酸我,我的資歷和修練都很淺,看得很重:這是我成為 Gus 粉絲以來,第一次碰到他入圍奧斯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