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暫時擱淺, 等待下一次的航行
  • 182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8金馬影展日記 -4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1992年九月, 幾個獵人在阿拉斯加荒野一台廢棄公車裡發現一具死亡多時的男屍. 記者強克拉庫爾應"戶外"雜誌之邀, 針對這名男子的死因寫了一篇九千字的報導, 列登在1993年一月的刊物上.    當時克拉庫爾知道這名男子叫Christopher Johnson McCandless (克里斯多福-強森-麥坎里斯), 死時年僅24歲, 死因是誤食野馬鈴薯根導致中毒後無法消化, 因為無法進食, 死時只剩30公斤.  克里斯出生優渥, 但大學畢業後就跟家人斷絕連繫, 從此獨自流浪了兩年, 最終死在阿拉斯加. 


報導完成後, 克拉庫爾還是對克里斯感到好奇: 他為何流浪? 去了哪些地方? 為什麼不跟家人聯絡? 又是為何死在阿拉斯加? 於是他開始著手從克里斯生前留下的手札, 筆記, 書籍找線索, 一一訪問克里斯的家人, 以及手札裡面曾出現過的旅人名字,  再輔以自己年輕時的心境作為補充, 完成了這本阿拉斯加之死, 為一個年輕唯美旅人的殞落留下見證,  而在小說出版14年後,  西恩潘化文字為影像, 將這段青春無畏的旅程搬上大銀幕, 改編為同名電影 INTO THE WILD (金馬仍譯為<阿拉斯加之死>,  但之前媒體曾譯為<荒野生存>). 


我是真的喜歡這故事. 雖然結局令人心碎. Emile Hirsch詮釋了一個年輕熱情的理想主義者靈魂, 為戲瘦身的努力也令人讚嘆; 喜歡導演直接把明信片手寫字跡打在銀幕上的手法, 彷彿觀眾就是收信人; 喜歡這部電影的配樂, 非常貼近克里斯不同時期的想法. 西恩潘本身是個極出色的演員, 而他跨行當導演交出的編導成績也同樣出色. 台灣會不會上映這電影仍不得而知,  很希望起碼可以發行DVD讓更多人看到這部值得省思的片子


作為一個自助旅行者, 克里斯徹底實現了背包客的極致精神.  沒有信用卡, 沒有旅行支票, 甚至連身上現金都燒了, 不用地圖, 不計劃行程, 只帶了簡單行李及幾本他熱愛的書就上路. 兩年的流浪裡, 他從不花錢住旅館,  多半睡帳篷, 也住過遊民收容所, 有時好運借住民宅 ; 他也不花錢在交通上, 靠著搭便車走遍整個美國, 長途移動時也偷坐貨運火車, 曾被逮過而給人揍到鼻青臉腫, 最了不起的是買了條獨木舟, 順著科羅拉多河一路流到墨西哥去.    這一路上他認識了許多有趣的人: 駕車旅行的嬉皮中年夫妻檔, 溫暖如兄長的麥田農場老闆, 來自丹麥的瘋狂情侶, 年輕可人跟著爸媽旅行的美少女, 還有中年喪偶後生活就停滯不前的固執老頭. 歷經兩年嬉皮式的流浪生活之後, 1992年的四月底, 他給友人的明信片寫著: NOW I WALK INTO THE WILD, 正式抵達了他心心念念的阿拉斯加,  雖然我沒看過小說, 不過事前我就知道克里斯會死在阿拉斯加.  隨著電影的演進, 我多麼希望最終會有個不一樣的結局.  


如果他對世界極度悲觀一心求死, 那麼求仁得仁也沒什麼好說, 正因為情況正好相反, 他的客死異鄉才讓人格外心痛. 他離家出走獨自流浪是因為厭惡這個物質社會.  他的父親是NASA工程師,  母親也是企業主管,  看似模範家庭, 但是事實上夫妻經常吵架甚至暴力相向. 高中畢業那年, 他還發現原來父親早已結婚, 算起來自己的母親是情婦,  而他自己跟至親的妹妹是私生子女.  打從那時開始, 克里斯就對物欲享受, 社經地位, 金錢權勢這些東西感到厭倦, 勉強念完大學之後 (說勉強好像也不對, 因為他大學成績優異, 每科都拿A, 是體育健將也是校刊編輯), 就迫不及待地捐出他的法學院教育基金, 決心去過自由單純不受物質主宰的浪人日子. 他知道最終他要去的地方是阿拉斯加, 但他走進阿拉斯加並不是想終結自己生命. 克里斯並沒有厭世傾向, 從他一路上與農場老闆, 嬉皮夫婦, 固執老頭的互動, 可以看出他是個對生命懷抱熱情的青年.  他只在想體驗在荒野獨居的生活. 釐清自己生存的意義. 為了這個目標, 偶爾他打工存旅費, 他學習打獵, 學習如何保存肉類, 學習認識野生植物, 進行一連串體能訓練.  一切一切的都可以看出他是有備而來的.  1992年七月, 經過三個月的獨居生活後, 他領悟到: 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於是他收拾行李終於打算回歸社會, 卻發現雪融後暴漲的溪水阻礙了他回家之路, 於是他真的被困在阿拉斯加了. 糧食用盡, 連動物也不見了沒得打獵, 走投無路之下他開始啃食野草野菜, 卻一時疏忽吃下有毒的野馬鈴薯根. 植物百科書上那句"需立即就醫否則有生命危險"顯得多麼諷刺, 他就是無法走出這個鬼地方才淪落到要吃野草. 


至此影片已盡尾聲, 導演交接剪輯克里斯生命中曾出現過的那些人, 鏡頭出現克里斯的爸爸茫然走在路上頹然坐倒時, 我開始不住地啜泣. 也許"父母在不遠遊"是東方才有的儒家思想, 但不論東西我相信父母對兒女的關愛都一樣的. 每回我出國時, 我的媽媽總是要等到我平安抵達目的地的電話響起, 她才能安心去睡. 克里斯遠遊在外的日子, 他的父母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 他們雇私家偵探打聽兒子下落, 臉上再也沒有往日驕傲自滿的神情,克里斯的媽總是因為夢見兒子而驚醒, 夫婦倆勤上教堂期盼兒子早日歸來.   等到片中克里斯望著阿拉斯加天空嚥下最後一口氣, 接著真正的克里斯生前最後一張自拍照出現時, 我的淚水更是停不下來,  因為我清楚地知道, 這不是一個幕起就結束的虛幻故事而已, 一個真正的生命殞落了,  那些一直殷勤期盼他歸來的人永遠也等不到熟悉的身影. 



雷光夏推廌'阿拉斯加之死"時寫道: 我們曾經有過夢:流浪、狂戀或歡唱。多數的人很快學會了謹慎,如此便能保證人類社會以目前的方式繼續演化不致滅絕。卻有另一些(形體上或精神上的)遊民,放不下自己的純美固執,在都市的底層或心靈的邊緣,持續那個浪漫得一塌糊塗、卻美麗高貴的夢。願我們也是。我不知該如何評論克里斯的行為,  至少在他年僅22歲時, 為了追尋生命的意義,  敢於放下一切走向完全未知的旅程.  死在阿拉斯加非他所願,  但他還是可以寫出: I HAVE HAD A HAPPY LIFE AND THANK THE LORD.GOODBYE AND MAY GOD BLESS ALL  作為遺言. 


如果有一天我將離去, 我是否也能無畏無憾的說出同樣的話 ?


延伸分享:
藍老師影評 : 行向曠野, 野性的難度

藍老師影評 : 行向曠野, 意志的高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