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暫時擱淺, 等待下一次的航行
  • 183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起走過不褪色的秋天 (更新)


 
有一種說法是: 要認識一個人最好的方法, 就是找他一起旅行.  出發去西班牙之前, 我跟Bird已經有超過十年的交情, 但一直到了離開國門進入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 才發現原來我們並不真正懂得彼此.  選擇旅館, 選擇餐廳, 選擇今天要去哪個景點, 選擇一個景點要停留多少時間, 選擇走路還是坐車, 選擇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每一個決定背後都衝擊著彼此的價值觀, 考驗這段友情存續與否.  整整一個半月的朝夕相處, 我們吵過, 冷戰過, 甚至曾經氣到想分道揚鏢過.  我明白我是個倔強又不願妥協的旅伴,  只因這是我盼望太久的旅行, 不想留下任何遺憾.  所幸最後我們還是搭乘同一班泰航班機回來了, 而且繼續保持聯絡.  聚會時總還是可以笑談這段旅行的點點滴滴: 超市的特價小蛋糕,  Fanta Naranja的滋味, Seville的觀光巴士, Merida的那座橋, 那是專屬於我們兩個人才知道的小祕密. 


回來後整理照片, 發現我們兩人的合照用十根手指頭就數得出來.  也許是因為我們都偏愛風景照甚過到此一遊的留念照,  也許是因為我們只有兩個人, 要拍合照就得找路人幫忙,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我們常常處於嘔氣的狀態, 所以不願與對方一起入鏡.    正因為合照太少才顯得珍貴, 多年之後翻開這些舊照片, 每一幀都勾起我的回憶, 彷彿又重新回到那段每天跟西班牙人雞同鴨講, 不斷挑戰自我潛能的日子.



時間: 2004/09
地點: 馬德里鬥牛場



我懷疑西班牙人是沒有提前進場這種概念滴, 因為鬥牛表演六點開始, 拍照時間是五點半, 瞧!! 這場地多空曠啊.  到了開場前五分鐘,  整個場子就神奇坐滿人了.


替我們掌鏡的是一個日本大叔, 他與他的同伴看起來像是來西班牙洽談公務順便觀光旅遊.  這幾位大叔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點是每個人手上都拿了一把跳佛朗明哥用的摺扇搧涼 ---- 還是有蕾絲花邊那種, 大概就長像下圖這樣.





這種扇子我也買了幾把回家當紀念品, 但我是女生啊.  看著一個個大叔臉不紅氣不喘拿著蕾絲扇坐在門庭若市的鬥牛場中,  我心裡由衷覺得: 大哥, 您真三八!!   (傳說中悶騷的日本人, 果然不錯)




時間: 2004/09
地點: 巴塞隆納哥倫布眺望塔下




當時我們正在眺望塔下休息,  旁邊一對情侶吻得難分難捨滋滋作響.  吻完之後居然就主動跟我們聊起來了,  男生來自以色列, 女生來自加拿大, 引述這位中年男子的說法 : "我們就在中間的西班牙相識相戀了,  命運多神奇啊",  語畢又是兩唇相貼.  那時我才到西班牙沒多久,  對於這種不分老少的全民接吻運動感到非常不自在,  總是不知道是要大方的盯著看好還是該禮貎性的別過頭去好.  好不容易, 他們結束第二波親親,  這位男子又主動提議要替我跟Bird拍合照, 我當然是開心說謝謝.  等到相機回來之後愈看愈不對勁,  這到底是想拍我們?  還是要拍他那36D的辣妹女友?? 


但是我必須承認,  每次我看到這張照片時, 目光也是先被那波濤洶湧, 笑臉迎人的金髮女友吸引過去, 誰叫我們只是兩個發育不良的東方小女生而已. 





時間: 2004/10
地點: 格那拉達新廣場附近商家. 
 



如果要細數在西班牙遇到最有趣的人, 這家藝品店的摩洛哥老闆Nordin絕對會是第一名.   我們在Granada住了四個晚上,  通常回到YH洗完澡之後, 如果不是在寫明信片, 就是出門逛藝品店,  我們住的旅館Oasis地點極佳,  走出巷子就有一整排的藝品店讓你逛得盡興買得開心.  我出國的行李10公斤, 回國的行李變15公斤,  還不提手提行李的重量,  絕大部份的貢獻, 就是來自Granada藝品店, 精確一點講,  Granada的戰利品可能有80%都來自Nordin的店.  我想我大概買了八個杯子, 就是照片中擺在椅子上那花花花綠綠的杯子,  10條絲巾,  就是披掛在我們身上的各色絲巾, 一盞很有回教風味的油燈,  一個手提袋, 也許還有別的, 但是年代久遠不記得了.



Nordin是個笑口常開的人,  看圖就知道.   我們第一次去他店裡時,  他說來Granada有三種東西不能錯過: 一是著名的阿罕布拉宮, 二是美麗的阿爾拜辛區, 三是Nordin XD.    又說買禮物是一定要的啦,  因為當你旅行回家時, 家人一方面熱情歡迎你, 一方面就在偷瞄你帶了什麼伴手回來.  我想我就是被洗腦了才會買回那一大堆根本用不著的玩意兒.  總之那就是個神奇的夜晚,  買的人開心賣的人也爽快,  不但通通打折而且搬出椅子拿出可樂大家開始聊起來了.  還主動出借店裡道具呦喝外面的小弟來幫忙拍照, 所以才有這種粉墨登場的回教女郎照, 最後我們還交換起姓名來,  我幫他把Nordin譯成"努爾汀",  這張紙到我們要離開Granada時是貼在他店裡的牆壁上,  他把我的名字譯成阿拉伯文,  我的那張紙則貼在我的房間牆上.




時間: 2004/10
地點: 塞維亞觀光巴士上
 


可見待在塞維亞的時間我們比較少吵架,  因為我們終於想到要玩自拍了.


還在巴塞隆納的時候, 看著街上觀光巴士來來去去, 上頭坐的遊客總是一副陽光灑肩頭自在愜意的模樣, 讓我們這兩個走路走到小腿變壯的背包客好生羨慕 ;  到了塞維亞,  再次看到觀光巴士穿梭街頭, 我們決定也要花錢買車票當個享受假期的觀光客. 


(這就是Sevilla的觀光巴士)


只不過旅行書不會告訴你:
1.  坐在露天上層巴士風很大,  尤其十月的西班牙天氣已經轉涼, 我幾乎是邊坐車邊打哆嗦
2.  小心行道樹!  否則冷不防就會被樹葉直接對著臉巴下去!  (我就被巴過).  害得我們除了專心聽導覽, 用力看風景之外,  還得小心低頭躲路旁的樹枝樹葉. 


而且塞維亞觀光巴士整條路線只有四個下車點, 上車點好像還只有兩個,  不像巴塞隆納每一站都可以自由上下車,  所以那張很難用的塞維亞觀光巴士車票我們只坐了一趟而已,  實在是浪費錢,  早知道的話還不如去坐觀光馬車. 





時間: 2004/10
地點: 塞維亞 Irish Bar
 

那張被我們嫌到不行的塞維亞觀光巴士車票,  還能拿來廢物利用的地方只剩下佛朗明哥舞及部份餐館pub的折扣優惠.   佛朗明哥我們已經看過,  所以我們決定去尋找可兌換免費飲料的愛爾蘭酒吧.


如果跑來這種地方還在點芬達橘子汽水或可口可樂未免太丟臉,  但實話就是我跟Bird的酒量都很差. 我大概只在公司尾牙時才會喝幾杯紅酒,  Bird更曾經有過一杯梅酒下肚就吐在人家家門口的紀錄,  看來看去, 選個海尼根應該安全一點吧. ..............不過, 我們錯了,  那兩瓶海尼根乾完之後,  還是茫了 XD.


在Irish Bar裡, 我們試過玩自拍,  對桌一個男生很好心的主動提議要替我們拍合照, 所以才有"海尼根與我"的留念.  照片失焦純粹要歸咎於當時的Nikon相機夜拍功能不太好, 絕對不可能是那男生也醉了.   但是我想我畢竟是沒有醉得太厲害, 雖然是一路搖搖晃晃, 我還記得回旅館的路.  而且不忘隨手替美麗的塞維亞大教堂拍夜景照.


      (還行吧 ?? 表示我還算清醒)
 
 

有關西班牙惡名昭彰的治安問題,  我自身經驗是大城市如馬德里/ 巴塞隆納比較糟糕.  我的確在馬德里被偷過錢,  在巴塞隆納遇過假警察盤查證件.  至於南部安達魯西亞倒沒讓我有什麼不安的地方, 有可能是我們神經太大條,  要不然就是我們真的挺幸運, 否則我替大教堂拍照時間已經逼近半夜十二點,  又這麼一路走回民宿也沒發生什麼事.   但是, 出門在外還是小心點好,  我沒有鼓勵大家跟我一樣晚上十一點還在巴塞隆納的蘭布拉大道買冰淇淋吃.



 
 
時間: 2004/10
地點: 里斯本Bairra Alto區的Fado餐廳外.




 

看到這照片的拍攝時間我自己忍不住先偷笑,  午夜十二點零七分,  絕對不可以讓我娘知道我出門在外居然還膽大包天三更半夜在外游盪.


Fado (中譯: 法朵)是葡萄牙的傳統音樂, 想聽聽Fado音樂的人, 可以到youtube搜尋著名葡萄牙fado歌手Amalia Rodrigues,  比方這首Barco Negro, 還有里斯本風情可以看.   在里斯本的Bairra Alto區, 就有不少這樣的Fado餐廳,  付一頓晚餐的錢,  就同時有美食與音樂可享用.


這是請路人替我們拍的合照, 因為背光, 所以臉是黑的.  這樣也好, 比較有朦朧美.   我還幫Bird拍了一張吉他手的照片,  因為Bird說吉他手長得像馮德倫, 我是看不出來哪裡像啦 (而且我也不喜歡馮德倫)


(以那幾天遇到的里斯本男生來看, 他算帥了).



 
的確是十根手指頭數得出來的合照,  因為只有這六張而已.



隨著Bird走入婚姻並且已升格為準媽媽的身份,  我想將來沒有可能再次拐帶她去流浪了,  並且我也覺得我們兩個可能不適合一起進行長時間的自助旅行.     但無論如何, 我會一直記得, 在我人生中值得記憶的這一段, 是她陪著我,  我們一同走過這個不褪色的秋天. 


補一句遲來的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